由疫情开启的美团第十年

对任何一个企业而言,能走过十年都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。

2020年3月,美团成立10年。回首2010年,王兴瞄准“团购”这个全新的领域,对标Groupon,开启了全新的创业之路;

2012年经过“千团大战”,美团跃居团购领域的老大;

2013年美团进入外卖领域,经过多年的持续投入,终于成为外卖领域的NO1;

这几年美团又先后进入酒店、打车、单车、生鲜领域,成为一家紧密围绕中国人吃住行的本地生活服务电商平台。

然而好事才刚刚开始,刚刚跨入新的十年的美团就遭遇疫情的影响,虽然旗下各个板块的业务不可避免受到冲击和挑战,但已经发展为大平台的美团将更多地发挥平台的社会责任,坚持帮扶,与合作商家一起共渡难关,打赢这场疫情战役。

佣金八成支付骑手工资

3月30日美团刚刚公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和全年的业绩。财报显示:美团全年收入同比增长49.5%,达到975亿元。全年总交易额同比增长32.3%,达到6821亿元,其中美团的外卖业务保持强劲增长,交易金额为3927亿元,同比增长38.9%。

除了财务数据大幅增长,其实美团的收入结构也在发生显著的变化。2019年美团的餐饮外卖业务的在线营销的收入同比增长118.6%,这显示出外卖这一核心业务的收入正在转向营销侧。而支撑这一业务增长的举措包括优化在线营销、生产及运营数字化、聚合支付、食品供应链及金融服务解决方案。基于庞大的流量池,美团帮助数百万餐厅最大化线上渠道的曝光,增加了线上的销售额。

财报显示,2019年美团佣金收入184亿元,占比65.2%,在线营销服务收费近50亿元,占比提升到17.5%。到店业务同样如此,2019年到店业务在线营销收入同比增长55%。

其结果就是佣金收入的占比进一步下降,在线营销收入占比提升。美团已经显露出以广告收入为核心价值的电商平台的特质。

对于外界质疑的美团提高佣金比例,才实现的盈利的说法,财报的数据似乎更能说明问题。2019年美团外卖销售收入尽管达到了496.5亿元,但是其中销售成本占据446亿元,销售成本比上一年增长35.7%。

美团方面称,主要是由于订单增加而导致餐饮外卖的骑手成本的增加,数据显示,2019年美团外卖的骑手成本为410.4亿元,这意味着美团需要给骑手每天发1.1亿元工资。

事实上,美团的外卖佣金由平台使用费、技术服务费和配送服务费三部分组成,平台使用费和技术服务费整体占比仅有20%,而剩下的82.7%都是服务配送费,也就是说美团的佣金80%以上都用来支付骑手的工资,随着骑手规模越来越大,对于美团而言,最大的一笔开支就是骑手的工资,这一块的占比也是越来越大。

大平台,大责任

从数据角度看,美团确实把收入的最主要部分都用来给骑手发工资,但这仅仅是事实的一面。从就业的方面看,美团其实在自己的领域里解决了一个很大的民生问题,那就是就业。

《2019年及2020年疫情期间美团骑手就业报告》显示:2019年美团平台获得收入的骑手总人数达到398.7万人,在美团就业的外卖骑手中,有25.3万人实现脱贫,脱贫比例高达98.4%。截止3月29日财报发布前,美团骑手人数达到了444.7万人。

疫情期间,当大多数人都只能在家隔离和减少外出的时候,美团的骑手并没有停止工作,而是承担了很大一部分的社会责任,他们不顾个人的危险和被传染的机率,把很多家庭需要的外卖送到家门口。

据悉,从疫情爆发的1月20日,美团不仅没有裁员,反而大大增加骑手的数量,截止3月18日,美团新招募了33.6万名骑手。而疫情期间,美团还启动了“春归计划”,计划招聘超过1000名大学毕业生,提供超过3000个社招职位。

疫情期间,美团也出台了很多帮扶餐饮商家的政策和办法,例如美团在商家管理后台开店宝推出了商家帮扶专区,遇到资金困难的,可以申请佣金减免政策,也可以通过美团生意贷申请短期贷款解决资金周转难题,此外,餐饮商家可以利用美团大学获取各类为中小商户量身打造培训课程。

从美团B端业务的布局看,美团到店和外卖已经帮助本地生活领域的商家实现了获客营销,主打B端食材供应链的快驴业务和餐饮管理系统(RMS)为餐厅原材料采购和运营提供一条龙解决方案。同时,在金融方面有生意贷、美团支付等,配送上有美团配送。

今年美团还推出馒头招聘和美团大学,以便解决商户端用人的问题。从整体上帮助商家进行数字化改造,提升标准化程度,全方位解决商家运营难题,深度渗透餐饮产业链,提供一站式的服务,助力中国餐饮行业的规模化。

下载一个有商品APP领取美团优惠券,点击下图既可下载注册

下载链接:/yspapp/


更多详情可咨询:ws67776